邬葉

冲向宇宙 放肆一回

蹩脚谎话

*庆易

*开放性结局
*梗自@五孔桥 
*速打一滑到底小短篇

——你我本可抵御千军万马,却输给彼此。

自从老洞狗子消失之后,那木屋可就只剩张保庆一人了,别的不说,单说过日子这块,倒真有点孤独。
兴许是天上掉馅饼,跟着菜瓜出门训鹰,小白乱飞不成,还停在小美人旁边。单着也是单着,不如带回去吧。这个念头在张保庆心中萌生。
第一个阻拦的,是菜瓜。嚷嚷着男女授受不亲,不知道对方的底细。二鼻子也是傻,跟他姐一个德行,神神叨叨的,怎么那么多疑心呢。再说了——人明明是个男的。
“哎哎,你们啊就别瞎操心了,小爷我有分寸。”
扛着人就跑,不知道的还以为拐卖哪家孩子呢。不过也多亏这一扛,张保庆可算是遇见命定人了。
这么一来二去,阿易住在张保庆的小木屋里也有些时日了。这在旁人眼里,张保庆性格可是大改,在阿易来之前,张保庆这牛皮糖的性子,可是谁都没见过。
“阿易阿易,你看你看,小白又带东西回来了!”
“阿易阿易,天冷你多穿点衣服!”
“阿易阿易,你去哪啊!”
“阿易阿易……”
本一切风平浪静,直至那封邮件来临。
张保庆收到信后,整个人沉默不语,闷声收拾行李,直至最后一刻,才开口。
“阿易。”
“我要回北京了。”
迟迟不见回应,垂眸,灰暗蒙上双眼。
“嗯。我送你。”
抬眸望向那人,过长的刘海盖住了眼,看不清那人的情绪。
一行人浩浩荡荡,千百站的人都被这仗势吓到,无人上前。几位乡亲围在张保庆身旁唠叨几句便罢了,缓缓离开,最终剩下的,也只是菜瓜,二鼻子,和…阿易。
张保庆听不清二鼻子在唠唠叨叨什么,眼里只有那个沉默不语的人儿。
“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?”
二鼻子愣神,一时反应不过,被菜瓜拉开。留下两人交谈。
“一路平安。”
…你知道我等的不是这个…阿易……
“行吧,你也多保重。”
迈出去的步子好似有千斤重,眼眶发红,本想就此打住,身体却止不住的往回探。
车门关闭前,他看见了,被他捧在心上的人儿——哭了。他听见了,听见那人说爱他。释然般靠在车厢壁上,放肆笑。

评论(6)

热度(36)